视频号

公众号

在田野乡间为乡村儿童打开阅读之门!“滴灌书屋”推行七年后的调研回访
发布日期:2023-11-02 作者:管理员

读书,就是让自己变得辽阔的过程。”特别是对于困守山村、海岛的留守儿童而言,书中的文字可以载着他们去往脚步丈量不到的地方,引领他们去与辽阔的世界相遇。

image.png

为激发乡村儿童阅读兴趣,让他们有好书可读,自2016年5月起,温州日报联合温州市民政局、温州市教育局、温州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共同发起“福彩滴灌书屋”公益计划,在永嘉、泰顺、文成、平阳、苍南等地的乡一级学校设立23家“滴灌书屋”,送出爱心书籍2万余册,惠及近万名乡村儿童。

“滴灌书屋”能否为乡村儿童打开阅读之门?留守儿童们真实的阅读情况是怎么样的?近日,记者来到了23家老站点中的永嘉县桥下镇瓯渠小学、永嘉县碧莲镇中心小学以及洞头区城关二小,展开实地调研。

 

回首七年间迈出的步伐:

23家“福彩滴灌书屋”

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

七年前,第一家“福彩滴灌书屋”落户永嘉县瓯渠小学。这家坐落在山沟沟里的小学校,在教学楼一楼腾出了一间教室作为图书室,迎接远道而来的700余册新书。这700多本图书是“爱阅读”项目的指导师和“福彩滴灌书屋”阅读导师精心挑选的,他们根据小学生的阅读兴趣和需求定制了书单,前后修改4次才最后定稿,内容涵盖绘本、儿童文学、百科全书等。

随书一起送到的还有阅读导师们带去的阅读分享课和电影课,精彩纷呈的课堂引人入胜,让孩子们耳目一新,也让他们看到了另一种阅读方式。“我们建‘书屋’不仅是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,更是为了用好书、好的阅读课激发他们的阅读乐趣,培育他们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。坚持阅读,是让人受益终身的习惯。”“福彩滴灌书屋”发起人之一陈嫦讲述着兴建“滴灌书屋”的初衷。

此后三年,全市偏远山区海岛建起了20家“福彩滴灌书屋”。第二季“福彩滴灌书屋”公益计划因疫情搁浅两年后,于2021年重新起航,先后回访了8家老站点,补充新书五千余册,并新建了3家新站点。

阅读推广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,为此“福彩滴灌书屋”与各县(市、区)阅读名师沟通合作、创建阅读课程线上分享平台,不断探索“送课下乡”的新路径。

 

看如今海岛山区的孩子:

他们热爱读书

他们有书可读

近年来,随着农村经济水平提升以及“滴灌书屋”等公益项目的推广,农村孩子不再处于“无书可读”的状态。

“图书室现有图书两千多册,我们每天中午都会安排一个班级去轮流借书看书,有些老师还会在图书室上阅读课,”瓯渠小学校长李晓琼告诉记者,“我们还将部分‘滴灌书屋’的赠书作为奖品送给学生,拥有书籍学生会更愿意反复细读。”

永嘉碧莲中心小学全校共有878名学生,作为体量相对较大的中心校,该校图书室共有藏书四万余册,上学期人均实体图书借阅量达11.87册。该校四年级学生陈尚腾是同学口中的“书痴”,他常去学校图书室借书,酷爱读书的他一周能看七八本书,他对图书来者不拒,故事书漫画书他看,甚至连说明书他都会通读一遍。

此外,儿童很难独立完成对文学的审美理解,很多乡村学校都认识到了这一点,会在校内安排阅读课、读书节活动等。在这方面,洞头区城关二小有自己的探索。“我们要求老师每两周必须要上一节阅读课,要有教案、活动过程,这是落实在教学计划中的。”该校负责阅读的叶老师表示,阅读课会采用阅读推荐卡、阅读小报、情景表演等孩子感兴趣的方式,还会用积分激励机制促使孩子被动养成阅读习惯——该校是洞头女子民兵连故乡学校,每学期期末都有授衔大会,学生们可以用阅读获取积分,靠积分晋军衔。

 

我们还能做什么

提高图书更新率

提供长期的阅读指导

一家家“福彩滴灌书屋”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但小小的校园图书室所拥有的书籍显然无法满足孩子的阅读需求——图书资源缺乏更新和丰富性,尤其是低年级需要的绘本由于价格昂贵较少征订。

碧莲小学的图书室书籍数量不少,但是适合低年级学生阅读的绘本数目却不多,几年前“滴灌书屋”捐赠的那批绘本也已老旧。“我喜欢看绘本,很有意思,但是我爸爸妈妈不肯给我买,平时看书都是姑姑寄给我的,我一个星期可以看一本半。”该校二年级学生徐玉洁的父亲脚受伤无法工作,母亲在做保安,家庭收入水平较低,无力为其购买绘本。

父母、老师、同伴是对儿童阅读习惯养成最重要的三类人,其中父母的影响力居于首位。不过,大部分农村儿童的家长常年在外打工,无法陪伴照顾,而且他们普遍文化程度较低,没有陪伴阅读的意识。碧莲小学四年级学生王宇程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从未陪伴阅读。“我不喜欢看书,没耐心看那么多字。”王宇程坦言对阅读的不感兴趣。

“家长对阅读的重视程度不够,我们就尽量利用在校时间,安排学生在课后托管时看书,要求老师上阅读课引领学生有效阅读,”碧莲小学副校长潘策告诉记者,“但具体上课频次还是取决于老师自己。” 

很多乡村语文教师往往还要身兼班主任、副科老师多职,光是备课、上课、盯牢学生作业完成情况就耗费了他们大量精力。碧莲小学二年级一班的金老师就表示,她平时工作量大,没办法定期上阅读课,农村孩子基础薄弱,学习比较吃力,比起阅读还是得先把成绩抓牢。瓯渠小学二年级的蔡老师也表示:“每天光备课就花费大量时间,对于阅读课颇有些有心无力。”而且蔡老师也提及班里有些孩子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打基础,每个课间都在修改作业,改错题,对于这些孩子而言,额外的阅读是种负担。